设为首页 |

网站导航  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永恒的爱

作者:李琳 王萍 文章来源:新闻网 更新时间:2017-11-29

冰冷的海水是巨轮的归宿,海底深处的无数灵魂呼喊求生,残破与污迹仍旧掩盖不了她的高贵魅力,身后的冰山是它的劫数,是他的成眠之地。时光匆匆,曾经辉煌的灿烂的一切美好的事物,终抵不过岁月的洗礼,再美丽的东西都会在历史的长廊上留下尘埃,如同一瓶腐蚀剂用凹凸的斑锈遮盖住往日的繁华,岁月给我们的只有不灭的记忆,与曾经的心动。     

杰克是一个流浪画家,因与人赌博而赢得开往美国的泰坦尼克号的船票,那一刻,他像一个得到糖块的孩子奔向泰坦尼克号。作为社会底层的一分子,虽坐三等船舱,他同样对生活充满向往,对未来充满希望。船尾偶遇Lucy时,他伸出自己的友谊之手,将自己的乐观传递给她,不仅挽救了露丝的生命,也带给了她生命之火,这把火燃烧了她内心的欲望,冲破了礼教的枷锁,尝试想要的生活。他与露丝坠入爱河,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卑微而妥协,在应邀参加上层宴会时,杰克的从容不迫和与上层人士的侃侃而谈,更折射出他内心的自信和人人平等的信念,而这背后的支撑是他对爱的执着与不屈。

Lucy是一个富家千金,由于家族的束缚,对自由生活渴望而不可得。她曾一度想要逃离贵族那种以钱权名利为重的生活,在摸透贵妇如何保持优雅,成功人士是如何谈资的生活后,她更厌烦了。直到杰克的出现,她甘愿抛弃荣华富贵,不顾母亲与未婚夫的反对,不介意杰克是一个坐三等舱的人。与杰克跳舞时,她感受到了质朴的生活,同时也打动了她尘封的心,她想跟着自己的感觉走,与那个知她、懂她、爱她、肯为他向权贵挑战的男子永不分离!    

当梦想与现实相抵触,当欲望与良心走上独木桥,何去何从?船长为了创造当时的世界纪录,获得关注,在潜水危险地带仍保持船体高速前进,那突如其来的冰川不仅击碎了那艘世界工业史的奇迹,同时也揭露了社会与人性,那些在平时里都带着假面具的东西,渐渐如抽丝拨茧一般,暴露无遗。处在生与死的边缘时,心中的恐惧如同滴染的墨迹般渐渐散开,昔日所谓的教养与正直,在危险来临时哪会被想起?往日威风作尽的金钱此刻如废纸一般,平日的贵族形象在此刻不复展现,仅存的只有跟常人一般慌乱的动作以及歇斯底里的哭喊。       

当海水进入船舱时,所有人急于逃命时,露丝毫不迟疑地从救生艇上跑下来奔向杰克,她不视洪水如猛兽,因为唯有杰克才是她的安神剂。救生艇不够了,让妇女和小孩子下去!丑陋的他们如何说出这番话。面对这慌乱的局面,来自各国的演奏家们共奏一曲,互不相识的他们将在此献上一曲世界名奏,他们面对死亡不畏不惧,而那些急于求助的船员们是他们忠实的听众。在这艘船上,人们的丑恶与不堪显示的淋淋尽致,我们痛斥之,我们鄙视之,但我们却忘记了反省自己。人性的丑态在危急关头会毫不掩饰的暴露在阳光之下,我们该为之悲泣,还是为之羞愧。     

爱情是美好的,然而在爱情的国度里,杰克与露丝却用生命去捍卫爱情。“You jump ,I jump.”那沉重的诺言,杰克!杰克!那撕心裂肺的呼喊,句句都是那么悲切与绝望。跳下海水后,是杰克将那块唯一可以救他们的木板让给了Lucy,是杰克救了露丝的命。一个在浮板上,一个被冰冷的海水穿椎刺骨,却仍不忘相互鼓励,然而在茫茫大海上,唯一的支持与希望就在身边慢慢凋零。活着是痛苦的,没有爱人温暖如初的怀抱,只有冰冷刺骨的海水在身边荡漾,于是闭上了眼睛,慢慢的沉入海底长眠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爱情是古以来就是一个不能用言语解释的词,但泰坦尼克号却见证了爱情,一种用生命去捍卫的情感。